regge

【卷黑】do not say (上)

白茔:

啊啊新开的脑洞,本来该写完再发的可是太困了…
是hehehe,大概全程卷毛视角
ooc慎,想尝试一下这种风格

——————————————————

『我们分手吧。』
圆润的弧边玻璃屏幕在一片漆黑里映着荧荧的白光,卷毛不耐地向后梳理了几下头发,终于按下了发送键。
两个月以来,纯黑真的不再和他一起出任务,避开了一切可能的配合与同时出现,甚至连每次回r市的家都刻意地挑选在他去外地的时候。
知道是为了两人好,可做得这么绝又是何必?

刚刚过去的昨天,两人因为总部新发布的任务同时回到了r市。傍晚卷毛正靠边停车,一眼认出某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对街。
大喜过望的他正打算冲过去,被疾驰而过的一辆汽车挡了一下,两发手枪子弹堪堪从侧面擦过。身体比思维反应迅猛得多,竟是自发地调动起了战斗的状态,一个侧翻闪到了车的另一边,下意识地掏出了随身的手枪瞄准对面。
卷毛这才反应过来,他借移动的空隙探出一只眼瞄了一下对方,只见冲锋枪的枪口早已对准了自己的方向,心口一凉。
虽然卷毛和纯黑的身体都已经经过了改造,中弹后强化的皮下组织韧性将防止弹道改变对器官与肌肉造成的巨大伤害,也就是说,轻易死不了。但这么一上来就开打,还是大大超出了卷毛的心理预期。

随后便是漫长的追逐与反击战。两人都是用枪与城市战斗的高手,相比之下纯黑也许还更胜一筹,因而成功地回到了家中。
组织成员的家,或者称作基地更合适,为了自保都修建得极其安全,没有主人的允许难以进入。卷毛收了车,在隐藏于一栋现代化办公楼内部的纯黑家入口按了将近1个小时的门铃,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卷毛本不是个耐心的人。

其实两人的家相隔并不远,不过2个红绿灯的距离。然而此刻坐在17层的落地钢化玻璃前看着静寂的街道,卷毛突然觉得那个曾经追逐过的身影远得难以触碰。

叮咛一声,短信跳出。
『241512』
卷毛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临时密码,这意味着他可以顺利地进入纯黑的家。
虽然一瞬间的欣喜很快被先前的沮丧情绪浇灭,卷毛还是迅速地收拾下出了门。

向控制系统输入临时密码后,视网膜识别门与几道机关都向他洞开,卷毛径直走入了建筑深处,最后在客厅边上的迷你吧台找到了纯黑。
他在喝酒。
过长的刘海半垂着,两个月未见已经能遮住眼睛了。
略微泛红的手指夹着玻璃酒杯,金黄色的液体晃了晃,在他唇边留下一个浅浅的水痕。
纯黑并没有看自己,只是自顾自品着酒。卷毛走了过去,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脚感很棒,他也拿起另一杯同样的酒,尝了一口。
“你只是说不希望被其他人以为是情侣。”
“我能理解,毕竟一点软肋,都是隐患。”
“但我们事实就是。”
“而且——我以为我们至少还是搭档。”
纯黑的喉结上下扯动了一下,最后只挤出来一个冷冷的“呵”,但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身边的人一眼。
卷毛仰头饮尽了杯里剩余的液体。
然后便瞬间失去了知觉。

评论

热度(28)

  1. regge已退坑 转载了此文字